企业博客网bokee.net www.bokee.net http://hyhghw2006.blog.bokee.net/  看着生命碎 打印此页

看着生命碎

http://hyhghw2006.blog.bokee.net    2008-8-26

我喝醉了。我独自离开酒店,没跟同事打声招呼。在繁华的街上行走,在冷漠的人群中穿过。我忍了又忍,还是拿出手机按下那个号码。

“你出来!”我对手机里人吼叫:“我想你了。”

我歪歪斜斜往晶华大酒店走。那个富丽堂皇的五星级酒店,只有那个安全保卫工作让他放心的地方才是我们能够单独见面的地方。我知道我走到酒店的时候他已经电话预约好房间,1207号。真是巧,一年前我们第一次约会是127日,住在1207房,以后这个房间有空就是我们固定的见面地方。我到总台拿出钥匙直奔1207。我进了房,我没能习惯性的洗澡然后坐在床上等他。我从柜子拿出酒,全打开。我知道不会有什么结果。就是把他弄得再痛,也只是一种痛。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改变初衷,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改变心态。

也许,我真的不能离开他了。我开始妒嫉他对他夫人的好,我想要,我开始想要这个理想化的男人的一切,包括他的心。我不能容忍他嘴里出现他夫人名字相近相仿的字,一出现我就会无端发脾气,想着法子折磨他。他就那么任凭我的无理取闹,傻傻的承受我的歇斯底里。

一年前,我失恋了,高龄失恋,我的那个与我在高中时建立的恋爱关系,一瞬间土崩瓦解,说没就没了。我从省城回到家乡,我质问我那个10多年的亲密战友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理由非常简单,生理原因,他受不了没有双人在床的夜。我能说什么呢?一个耳光结束了10多年的恋爱,只身回到省城。我学会了喝酒学会了颓废,学会了在工作中无精打采。我经手的两个大合同出现问题,给公司损失几十万。经理给我担下来。然后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问我:“什么原因?两个合同犯的是低级错误?”

我说不出原因,我低着头。他不再问我。他只是把我调到他的身边接洽只有他才能谈的合同。同事们都羡慕我因祸得福,跟着他只要享清福就可以了。我就跟着他,才感到同事说的亨清福的滋味。体味他娴熟的谈判技巧,感受他温和的待人风格和永远保持清醒的头脑,我突然感到工作是一种精神的享受,谈笑之间就是一份份合同完成。我的工作就是帮他递递笔、拎拎包,事后整理文件。然后每次拿着我以前几个月累计的奖金。跟他过了几个月清闲的日子,我已经习惯这种懒的工作方式。有一天他要我重新回到原来的岗位,我不肯,我说我就跟着你吧。他淡淡笑一声,说你一个大姑娘家的跟着我不方便。同事会说闲话的。我说我就怕同事不说闲话呢。我说这话心里吓一跳,我感觉到他也吓一跳。那天就在他的办公室里,外面的同事正常办公,我用女性特有的妩媚央求他让我留在他的身边。他用各种理由试图想说服我,我不听,我捂着自己的耳朵,撒起娇来。在他说话中我突然说:“我有办法让你赶不走我了。”对他做了个鬼脸出了他的办公室。

我想到了美人计。我知道我在找一个让自己顺其自然的理由来爱这个让我心动的男人。跟他几个月,我竟然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别人到了双休日是最开心的时候,我一到双休日是最难熬的时间,在脑子里想着各种方式在周一与他见面的情形,或者想着他突然打电话给我说临时有任务,要加班之类。我知道我爱上了这个男人。他不是那种一眼见了就想爱的帅气,而是那种交往后才能感受到的成熟魅力。特喜欢他的那种儒雅的气质,特喜欢他那眼睛中迷人的光和洞察一切的智慧。特喜欢他那临危不乱的定力和临危不惧的毅力。我用他的标准去衡量身边的男人,竟找不到一个能与他媲美的。如果说有拜明星的FASH可能也就是我这样的心态而已。我知道我被他迷住了。我竟然有祈祷他离婚的病态心理。但看到他不管有多晚都要回家我知道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等到我想要的结果。得不到他,我可以拥有他。至少在他的心里留存一个位子。

我开始策划行动计划,终于有个合同谈得很晚还要应酬客人,那天这个客人特能喝,他也摆不平了,我几次暗示我帮他,他不肯。他是不准我在外喝酒的,他说女孩子喝酒不雅。后来我不管了,我抢过他的杯子与客人碰。我的天,没想到客人一见女孩子喝更来神了,嘴巴喝歪了也不肯放杯,我第一次看到他皱眉头,他也没辙了,由着我与客人硬碰,最后两败俱伤,我也喝得差不多了。我们只好把客人送到酒店,我在办住宿要了两间房,把客人安顿好出来我一把推他进了隔壁房间。

也许我真的醉了,我一进房间就倒在地上,我再想行施美人计我也力不从心了。我半夜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床上,他就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和衣睡着。我坐起来的时候我的泪水湿了整个脸庞,我由着自己的泪水流,静静坐在他的对面看着心爱的他,这一刻我感到一种幸福和凄美,我无法控制自己不对身边这个男人的爱和对这个男人的敬,我脱光自己的衣服,摇醒他。他惊愕地看着我,然后背过身去,轻轻地说:“醒了,再睡吧,天亮还早。”

我突然大声哭起来,靠在他的大腿上大声哭起来。当他的手抚摸我的头发时我抱着他,解开他的衣服,把他推进被子里。

第二天,我离开了他,回到自己原来的岗位。远远的感受他的存在。远远的感受他的关爱的目光。在自己渴望的时候,打他的电话,说我在1207等,有时我就站在窗口,看着月亮落下太阳出来。有时,他来了,就坐在椅子上聊。我不明白一个男人的毅志会有这样坚定,我问他:“你看不起我?你看不惯我?”

他说:“我怕我的行为会影响你对以后人生的态度。”

“我不需要你对我负什么责任,我只想在我想你的时候能感受你的存在就可以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

“我不需要你改变什么,包括你的生活习惯和家庭生活。”

我不知道我对他没有更多的要求,我只想他能存在,在我心里,在我身上。我只想用最原始的方式联系我和他,体现我和他。

而后来,我却不能信守我自己对自己的最初想法,对他更多的了解,就越发不能控制对他的占有。我不能看他与公司女职员多说一句话,说多了我必然会凑过去或者打哈哈或者就是听他们讲。我不能听他说他的家庭特别不能说他的妻子,一说我就无端发脾气,无端闹别扭。

我跟他说:“我要拆散你的家庭,我要天天跟你在一起。”

他怕了,他不再与我来往。

我跟他说:“你不跟我来往我就拆散你的家庭。”

他又来了,他害怕我的无理。

我想我是病了。爱和恨全注在他的身上。

今天同事聚餐,他没来。同事说他夫人病了,他在家陪伴。我听着心里就乱了,什么人的酒都喝,什么人的酒都敬,醉了,就想着他了,就悄悄走了,就来到1207。就渴望他的存在。我知道他不会出来,我知道这又是一个看着月亮落下太阳出来的夜晚,我只能打开所有的酒,让自己醉。

然后看着自己的生命一片片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