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博客网bokee.net www.bokee.net http://hyhghw2006.blog.bokee.net/  为了忘却的纪念 打印此页

为了忘却的纪念

http://hyhghw2006.blog.bokee.net    2006-11-12

她死了,在她的个人主页中看到一条信息,是自称她亲弟的留言,说她的姐姐,也就是她在家中被人杀死。我看到这条信息我竟再也按不动鼠标,茫然地看着屏幕,脑海里浮现的全是她的音容笑貌,一朵美丽的花就这样凋零,我陷入一种悲痛的思念中。
我为她的死,写了一首悼亡的诗,我本想帖在她常去的论坛,算是相识一场最后的纪念,但后来想:一种情感弄得这样直白和浅薄,也许并不能真正体现自己的情感,我一直把这首悼亡的诗存在自己文档资料中,我想:都过去了,如果真的对她好,就把这份情感珍藏在自己心中就是最好的纪念。因为情感,本在心中,又何须要这样显形就是唯一的表达方式呢?
我为失去一个美丽的红颜知己难过着。



我与她是在一个论坛认识的。
我到一个新论坛玩,浏览论坛帖子。我记得那时午夜时分,论坛很冷清,只有二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她。我觉得这个论坛符合我喜欢的风格,我注册了然后帖自己的文章。我帖的第一个文章是我比较喜欢的一组情诗,刚帖上她就跟进去了,然后就回了帖,写着:看完很感动,在我心中也有这样的情感,但我表达不出,你的诗让我觉得我的爱也是一种美丽,谢谢你让我看到这样美的诗。
我有些飘飘然看完她的回帖,然后回主页。准备退出电脑睡觉,但在主页时却收到一封短消息,打开一看竟是她留的,告诉我我的诗她收藏了,作为一种美丽的文字能够常常读。我竟一下感动了,一个初次见面素昧平生的人对我如此偏爱,我有感到受宠的味道。我记住了她的名字,她的名字叫漂亮宝贝。
这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名字,她真的很美,长得非常女人,在论坛的文友相册里有许多她的相片,姿态各异,但美却是唯一的。她的美之外,她的坦诚也是让我感到意外,许多女孩子非常喜欢神秘,而她不一样,表达自己非常透彻,年龄、身高等等,凡是论坛资料中可以公开的东西她都填了。
在她的资料文字中,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她的签名:“没有把握就不要爱我,害怕燃烧就不要靠近我!”。这是一句让人在爱面前必须尊重和慎重的文字,也觉得没有情感深刻的思考和经历是不可能感悟情感的真谛这样入木三分、力透纸背。
嗣后,我就专在这个论坛玩,我偶尔在符合我文章的栏目中帖文章,她在她当版主的栏目中积极回帖,论坛的朋友,以诚相待、以文会友。我们再没有直接的交往,直到有一天,看到她要弄一个《围城内外》主题征文启事,写的征文启事只是了了几句,让人写文章,写什么样的文章,而主题征文的目的意义范围要求什么的都没有,我想就是有人想参与这个主题征文也不知道怎样参加。我便在她的帖子中跟了一个帖,替她写了一个规范的启事公文,并在奖励办法中戏谑地写道:获奖者得到漂亮宝贝香吻一个。她回帖说启事很好,但有一条要改一下,就是奖励,别让我的口水吓跑了想来参加的朋友,谢谢你,老弟。我看到她称我为老弟,心里笑一下,就跟了帖,说:我比你大,你要叫我哥!她就在后面跟帖说:谢谢你,哥。
而后,她就一直叫我哥。
我在这个论坛呆的时间长了,发的文章多了,管理员紫水晶给我短消息:邀请我做版主,我说我没有多少时间在线,做不好。紫水晶说没关系,给你来去自由的权力,只要把这当家就行。我一再推辞,但拗不过紫水晶的盛情,我就说我做版主有一个条件,就是只在漂亮宝贝栏目中当版主。紫水晶说这是什么条件,准了。
我就在这个论坛驻下了。有时间就上来看看文章,回回帖子,挺平淡的,也挺平静的。
但不久,我在一次上论坛时,接到她三个短消息,第一个是上网就要与她联系,但那些天我没上网。第二个是问我有没有MSN?第三个是告诉我一个QQ号码和密码,要我登陆这个QQ,她就能找到我,说有急事找我。那时,我没有论坛的朋友,也就没有QQ上的交流,我一直没有申请QQ,也没有下载软件。那天,我下载软件登陆了漂亮宝贝给我的QQ,只一会,QQ上有一个人头在闪,我点开是她在找我,说终于找到你了,我说什么事比救火还急吗,她说先什么也不说,要我先去看一个论坛,她给了我一个网址链接,我点进去,我惊讶地看到我的ID也在这个论坛,做着版主,我好奇地点开与我同名的人的文章看,竟然与我写的文章一字不差,我就纳闷了,我怎么会在这呢,并且已经做了版主,我把这些疑惑问漂亮宝贝。她说是她做的,她说这是一个心存志远的网络朋友新开的一个论坛,有很多高手参加的论坛,是一个前途无量的论坛,是一个可能开给版主发工资先河的论坛,在找不到我的情况下,她给我注册了并且把我的文章移到这里。我问她那现在呆的论坛呢?不做了吗?她说那个小论坛不会有多大的生命力的,她已经决定不在那了。我就犯难了,我刚到这个论坛,而且也喜欢这里的宁静也喜欢这里的风格,一下离开似乎找不到理由也找不到立场,因为我呆的论坛管理员对我很好,在情感上我有些做不到说走就走。我说让我好好考虑一下,并且让我熟悉一下新论坛再说。我突然心念一闪问她为什么想到要带我到这来?她回答不假思索,她说:因为你是我哥。我竟有些莫名的感动。
我回到论坛紫水晶也在找我,问我漂亮宝贝找过我没有,我说找我什么?紫水晶说是不是要我到那个新论坛去,因为有几个论坛的版主已经在向她辞职。我想了一下,说:她没有找过我。紫水晶说谢天谢地,并且诚恳希望我能留下来。我说我不会走的,在这段时间,我似乎更喜欢与现在的论坛紫水晶交往,她是一个成熟的女性,也是一个活泼的女性,更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性。虽然这个论坛人气不高,会员不多,我喜欢这里的宁静也喜欢这里的风格。我对紫水晶说我要让这个论坛成为一个有品味的论坛,并且成为喜欢文章也喜欢宁静的朋友的家园,因为应该有不喜欢热闹的文友在网络上玩,我们就定位在一种温馨而雅致的论坛吧。紫水晶说这个我相信,因为你来论坛后,大家都喜欢你,因为你的文字很好。
我没有到漂亮宝贝去的那个大论坛,但我有时间会到那个论坛逛逛,看看那里的情况,我惊讶的发现我竟在那个论坛在回帖。可我没有登陆过那个论坛,我在QQ上问漂亮宝贝这是怎么回事。她说是她在替我回帖。我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不是太累了吗,一个人要做二个人的事?她说:哥,在我心中,你是一个有品质的男人,我非常喜欢你的文字。在我们一起的栏目做版主时,你的回帖是积极的,质量也是最好的,你没注意大家都喜欢你的回帖吗?所以我非常希望你能来这里,和我在一起。
我说我不喜欢那个论坛的闹。她说:没关系,我会一直把位子留给你,直到你来。她说这话时,有一下,我竟打不出字,我的脑海里浮现的是一幅美丽的山水画,一座幽雅的院落,一个优雅的女子在焚香祚祷她心中的三个心愿。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中国名著《西厢记》在我脑海中勾画出来的一个场景。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想到那个有着悲剧性的故事。我的情绪一下有些伤感,在网络,我本是找文字的快乐,却无意让我收获一种感情,我对仍在QQ上的宝贝说:宝贝,等我把现在的论坛的事找个机会与紫水晶说,我就跟你走。因为我无法抗拒一种情感的牵引。
漂亮宝贝说:我等你,哥。




但是,我还是没有跟她走。因为紫水晶要我做这个论坛的管理员,在我没有同意的情况下,修改了我的头衔,在朋友的祝福祝贺中我默认了这一升级。我想我可能没有理由离开这个论坛了,这要再走不是他人不仁而是我在不义。我在想应该如何向漂亮宝贝解释这事。在我想找漂亮宝贝说这事的时候,她无暇与我说话,因为她在的那个大论坛发生了管理员变更,在交替的时候发生了争执,原管理员火药味很浓地质问现行管理者的风格和作风,漂亮宝贝也离开了那个论坛,我落个心安不需要再考虑去和留的问题了,我就专心在我现在的论坛玩,漂亮宝贝一如她的行为风格,来没有征兆去没有消息,她也一下失去了消息,我一下与她没有联络了。
将近半年时间,我与她没有联络了,在我记忆中已经渐渐没有她的印象,似乎,我已经忘记了这个朋友。而这时,我的QQ被盗,我连最后可能与她联系的方式也没有了。也许,我们本身就是水中漂萍,萍水相逢又擦肩而过。
很久了,似乎是在我写的一个接龙故事中,她突然冒出来在我写的文章后面跟帖,说大家还记得宝贝吗?我看到这个帖子时,已经是第三天,我有一种找到朋友的感觉,但看到后面有几个文友用一种不屑和讽刺的语言回敬她时,我知道大家对她离开这个论坛还在耿耿于怀。在帖子上我没有回她的帖,但我在短消息中给她留下了消息,我说你到哪去了,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我告诉她她给我的QQ丢了,所以不能与她联系。过了一天,她在短信中又给了我一个QQ,说以后用这个联系。
联系上了,总会在碰到一起时聊了二句,我问她怎么有一段时间不见人,她说她的工作丢了,现在上网只能在网吧里上,所以很不方便。我说这可不是好消息,那么你怎么生活呢?她说她这段时间住在她的同学家,每天只管吃和睡,其它就管不了了。我有些心痛她现在的处境,但又无能为力,我只有用语言安慰她,不要郁闷就好,她挺乐观的样子,说这样最好,有时间写点东西了。她的开朗似乎也影响了我,因为我在这段时间因为工作的原因心情陷入困境,一天象个游灵似的过日子,心情非常低落。我们常有一茬没一茬聊着,她把QQ视频开着,我看着她在屏幕前在写什么,我想,这是一个坚强而美丽的女人,我突然问她为什么30岁了还不结婚,有个家会让自己停止漂泊的生活。她说她其实差点就进入婚姻殿堂,但男朋友好赌,不但输掉了自己,连她的几十万积蓄也给他输掉了,她现在真正到了一无所有的地步了。我有些感慨地说:为什么你这样美丽的女孩会有这样的不幸呢,她说谁让她疯狂地爱着他呢?我开玩笑说你的爱没有燃烧到别人却烧到自己了,我说如果是我宁愿我自己受伤也不会让我爱的人一丁点难过。她说:哥,我知道你是一个非常好的男人,其实你在论坛挺遭人喜欢的,不光是你的文章,也有你那种温文尔雅。我一下笑了,说:纵有千种风情,也不能抵你一个,你不喜欢我,我再多也没有意义。她说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你,如果不喜欢你就不会这样与你聊天了。我说你喜欢我吗?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她说你以为网络上有几个象你这样笨笨的人,不解风情,只会写风流故事不知道做风流事。我说你怎么知道我不风流?自古文人多风流,我也不例外,但我的风流只在骨子里,不会轻意流露的,我要把我的风流全部显现在熄灯后,看不见但摸得着。我打出这字突然感到心在狂跳,这样轻佻的语言可别让她误会我是一个有些心淫的人,但她似乎没注意或者没理会我的文字中有些色的味道,我就转开话题不再说这些了。我对她说:真想看到你真实的模样,我想你真实的面容一定是美得让人窒息。她说哥你想看到我我就到你那去,让你一次看个够。我说好呀,你来吧,我将用以迎接公主的盛情款待你。她说那好我明天就飞过来。我感到我们在说着一个真实的计划了,我有些凝重地问她:你真要来呀?她说怎么?你怕了?我想起她的那个签名:“没有把握就不要爱我,害怕燃烧就不要靠近我!”。我说:是的,我有些害怕燃烧,我有些没有把握。她在视频中突然大笑起来,说:哥,我又不会吃了你,你怕什么?
我不知道我怕什么,但我知道我爱什么。
其实自己内心,一直处在一种冥冥之中,一种渴望什么的状态。我一下说不准这是一种什么状态,正如我进入论坛便有着一种上瘾的感觉,其实我感到我在寻找什么,我想:我在找一种认知和认同。接触论坛才发现这是我需要的一种生存状态和精神状态,一种若即若离的人际关系。在我的内心,我是一个害怕孤独也是一个害怕热络的人,我活在内心在比活在外表要多得多,我喜欢远远地看着自己和看着别人,而自己成为一个中点的时候,我很不会处理方方面面,总是笨拙的成为一个被动者最后自己主动出局。
我觉得在宝贝身上,我似乎找到了一种美好的精神状态,她总是那么热烈和热情,对人不存介蒂,在知道她目前处境,失去了工作也失去了爱情,我觉得我应该让她快乐,这才是朋友一场最好的表达方式。
我在QQ上对她说:小妹,不管今后怎样,记得你网络上有一个哥。他是爱你的,他可以成为你随时随地需要的拐杖。
宝贝在那边说:知道了,哥。以后有什么我会找你,不会见外的。





有一段时间,我突然非常烦论坛,不是因为论坛本身,而是自己本身。一段时间,心情非常糟糕,几乎破坏了自己的习惯行为,将近有三个月没有上网。等我心情好了些后,我仍是忍不住到我常去的论坛溜达,但早已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了。我有些茫然失措的感觉,我找不到以前玩论坛的感觉和热情。
就在我想放弃不再玩论坛的念头出现的时候,漂亮宝贝在QQ上给我信息,说她三天没吃东西了,要我寄些钱给她。我给她信息问她怎么了。她说不能再在同学家住了,她的寄宿让同学小二口有了争吵,她已经离开了同学,自己一个人租房子住。我有些心痛她在视频上那种憔悴的样子和倦怠的样子。我说没什么过不去的,要多少钱你说。她说哥你随你的情况吧。我第二天给她汇出了1000元钱,晚上的时候,我开了QQ,她在视频那边正吃着萝卜饨排骨,看着冒着热气的碗,我竟有些感慨人的需要有时就是这么真实和残酷,我也感到能为她做点什么有些高兴。在说些要她多注意身体和休息后,我问她最近在做什么,还玩论坛吗?她给了我几个论坛链接,我看了看,都是一些新开的论坛,我问她以前叱咤风云的大论坛版主怎么会有这样闲情逸致到一些小论坛玩呢?她说她现在只想清静,不想见那些老朋友了。
她说:哥,你来吧,我想与你一起,我写文章你来回帖造人气。我问干嘛选择我呢?我现在对论坛没有什么兴趣了。她说别人不太理解我的文章,只有你的回帖才是认真的才是真正的评论。我说好吧,只要小妹喜欢我就跟你去回帖。
以后,她在一些论坛帖文章都把文章链接在QQ上传给我,让我看看,我看后就把她的文章提上来不至于下沉。有一天,她说哥,你把你的文章也帖上来吧,让大家见识你的文采。我说没有什么可帖的,很久没有写新东西了。她说她特喜欢我的诗,那组情诗一直记忆犹新,我想大家会喜欢你所文章的。我想好吧,既然是造人气,我就把这组情诗改动一下,献给你。她在QQ上挺惊讶说真的吗?我太高兴了!我便把我那组情诗改了一下角度,用题目叫《献给宝贝》在她呆的论坛帖了,弄得那里的朋友一直在感动宝贝有这样的痴情者,我想能为她做出一点积极因素我也很开心。
嗣后,我就用这样的方式,与她在论坛上玩,但我因为已经没有玩论坛的兴致,慢慢还是没有见她的帖就回,慢慢又与论坛保持若即若离的状态。也很少与她联系了。有天,她突然找我说又陷入困境了,要我再汇一笔钱给她渡过难关。我照着先前的方式做了。
这以后,她突然象失踪似的,再没有在网络上出现。
不久,一位论坛朋友在QQ上问我,是不是很爱漂亮宝贝,我说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她说只要我回答是或者不是。我说这个爱的定义是什么,是广义的还是狭义的。她没再说,只给了一个网页链接给我,我点开一看是漂亮宝贝个人主页,她竟收录了我写的那组情诗。我惊讶她对真的对这组情诗的喜欢。但在她的主页上意外看到一条信息,是自称她亲弟留下的,说她发生意外,在家被人杀了,我惊愕地看着这条信息,不辩真伪。QQ上的朋友仍在质问和追问,我一下烦了,我说现在还来回答这个问题有意义吗?我陷入一种无名的悲伤之中。
她死了,我翻动她的个人主页的文字,看着那些曾经的文字透着一种冷,而脑海里浮现的全是她的音容笑貌,一朵美丽的花就这样凋零,我陷入一种悲痛的思念中。
我为失去一个美丽的红颜知己难过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