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博客网bokee.net www.bokee.net http://hyhghw2006.blog.bokee.net/  谭嗣同的血 打印此页

谭嗣同的血

http://hyhghw2006.blog.bokee.net    2006-11-12

在中国,真正能做到视死如归的,不多。宋朝文天祥用自己的身躯成为那个王朝最后一块不肯屈服的领土,让世人和后人敬畏。不管怎样评价他是淤还是忠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文天祥的精神在后人的人生境界上成为一种不可企及的目标。
在几百年之后,另外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谭嗣同视死如归却把一种君子境界推到了一个民族的高度。谭嗣同的血,无疑是中国巨变中最宝贵也是最需要的血,特别是他甘愿把自己的血染红黎明前的黑暗,更让人对他肃然起敬。也正因为谭嗣同的血性,我们看到一个民族在唤醒。谭嗣同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之所以不昌者也;有之,请自嗣同始!”
后来看到中国真的不再把希望寄托给一个病入膏肓的王朝,如要新生只有与一个旧的王朝决裂。
谭嗣同也许并没有把自己置身于历史的位置上,而他不管当时如何想,他的血却为后人找到一个答案,也许他只是为光绪帝尽一份忠,事以我起,我就应该负责到底决不推诿,也许他只是想证明给世人和朋友看,我谭嗣同所作所为,不是为自己。
而不管是哪一种方式,谭嗣同的血无疑是酣畅淋漓的流在世人的心中。
后来梁启超是用一种敬畏的笔为33岁的他写下传的。读着梁启超笔下的谭嗣同,是一种英雄的记叙,是一种超越人本身的回忆,在他短暂的一生中,我们感到他的生命早已不是他的,而是历史的,而是中国的。他的存在,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他已经不是生命的存在而是暴风雨前的一道闪电。
在上上个世纪末,有一群富有智慧并仕途无量的读书人,用自己的热血与中国连在一起,他们对中国的强大和昌盛赋予了美好的明天,他们对几千年的中国进行思考,认为再不求变只有亡国,在列强的虎视眈眈和百般欺凌下,一个病魔缠身的东方狮子正垂垂终老,这一群在中国正统的经书薰陶出来的求仕人,在求官的终点站突然不去抓住最后时间温习经书,而是聚在一起大谈国是为国分忧,并提前介入朝政先天下之忧而忧,提出改良策上奏当今皇帝,史称“公车上书”。
谭嗣同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走上中国的历史舞台。他在这段时间的作为自有历史评说,而从后人来看,谭嗣同的行为在为一个无可救药的朝庭作最后的尽孝,在当时的视野和几千年的惯性,谭嗣同不可能超越中国文化的陶冶,他能做到与常人不能想象的魄力就是能让这个百病缠身的中国焕发新春,而旧势力太强大了已经不是能用一二个诏书可以改变和施行的,这一帮维新人仕作了一个惊天动地行动就是实行兵变,试图改变中国的命运。这是不世之功。在成功与成仁的过程中,谭嗣同已经不能左右自己了,那一天夜黑得渗人,整个北京城满是提着枷锁的兵勇在四处锁人。这一天夜里,他在最后时刻用血气方刚的身躯靠在刚刚有点热度的中国身上作冷静的思考,他似乎不能原谅善变的小人,无法舍弃手中为中国开的药方。在城头易旗,刀光剑影的喧嚣中,他背着手在一个外国使馆门前踱步,非常孤独的身影在诺大的北京城竟找不到要走的路。他索性不走了,就停在原地,仰天长叹一声,转身面对透着血腥味的枷锁。
这一转身整个北京城满是悲痛的叹息,而谭嗣同自有转身的理由和信心。他狭隘的忠心和宽广的胸怀注定是一个孤独的转身,他竟然相信带血的馒头真的可以治病救人,而他真的相信他就是这个带血的馒头,浪漫并豪迈地赋诗:
望门投宿思张俭,
忍死须臾待杜根。
我自横刀向天笑,
去留肝胆两昆仑。
他把自己作为一个路碑记录下中国走过的一段路,他把所有的希望留下给了他的同仁,他为明天的太阳滴出最美的一抹血色。他可能在想这是唯一正确的选择。这位风华正茂的惊世人才毫不犹豫地选择死,让很多人深感痛惜、惋惜。
他的从容就义,用一死在最短的时间内燃烧出他生命的最大光芒,成为照亮中国历史后来的路的火把。似乎证明,他的选择也许在当时是对的,但却是后人最不能接受的。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这一声刺痛后人心的透着最阳刚的雄厚的长啸,成为中国几千年历史的绝响,响彻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