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博客网bokee.net www.bokee.net http://hyhghw2006.blog.bokee.net/  让雨坠——有一种痛却无痕 打印此页

让雨坠——有一种痛却无痕

http://hyhghw2006.blog.bokee.net    2007-3-7

雨真的下了,窗外的雨如去年一样,如期来了。望着窗外的雨,一股清新糅着春天的气息在眼前弥漫开来,突然感到有一种痛却无痕。
去年的这一天,望着窗外的雨,心徒生伤感,一种没有缘由的伤感让自己一下忧郁。连我自己也无法明白对雨的一种难以言状的敏感,雨的那种坠落和落地瞬息水花,给我的一种淡然愁绪,雨的这种形态就会让我联想一种生命的无助,记得去年这个时候,我的心一下陷入无助状态,而我却找不到办法能让自己尽快恢复过来,排解这郁闷的心情。我突然想到慧,我正在登陆的论坛,慧在线。我给她一个短信:能聊一下天吗?慧似乎没有理我,我暗笑自己,自己的的愁绪谁能知呢?但不久慧还是给我回复:你有事吗?我不喜欢与陌生人聊天的。
我这才想起我与她认识只有几天,而认识的概念也只是她对我的文章回过帖,因为回帖中看到她对我的文章喜欢,仅此而已。而此时,一种无助想到可能找到的一种可能的安慰,却没有。我也不再想说什么,我只是需要解释一下我为什么会这样唐突,因为我认为网络不会这样敌意吧,我再写短信给她,我只是告诉她我的心情很坏,我怕雨,因为我怕那种坠落。但再没有回音。
过了一段时间,我在论坛游弋,慧突然给我短信,让我去聊天室,说他们在开会,也要我参加。我想你们版主开会关我什么事,我没去。没过多少时间我仍是忍不住点进聊天室作为一个过客猫在那听他们说什么,他们只是说论坛的发展和论坛版主的人选。他们严肃的态度和指点江山的豪情让我有些想笑,而我没有笑,只是静静地听他们说。这时慧说话了,他在说我,说要我加入团队管理,因为她看了我的文字,觉得不错。当然,我是刚来这个论坛玩的,严格的说,我是刚接触论坛这样的新鲜玩意,可能有许多人并不会认识我,果然就有人问起我是谁,慧只是说是新来的,做版主应该是不错的,没有人反对,就算通过了。
这时我也退出聊天室,这时慧的短信也跟着来了,告诉我要我来当版主,我说我没时间,我可以上来发帖,况且我对论坛一些技术操作也不懂,我就作一个好的坛民就行了。慧说其实不需要做什么更多的事,只要你对来论坛发文的网友回帖就行了,其它的事由我们来做。我说回帖的事再容易不过了,那行吧。
我就在这个论坛上住下来,上班没事的时候,我就点进这个论坛,看我负责的栏目的文章,看完后就认真的回帖,回完帖,又回到现实做好自己的工作。我觉得这是一件快乐的事,在烦燥的工作时,一下进入一种虚拟的世界与素昧平生的地球上某个的地方的人交流,可以让思想和情感随意进入自我状态,达到一种忘我状态,我觉得这种方式是我想要的。我感谢慧,她给了我一种惬意的生活方式。
而我们却没有什么交流,我只看到两个人的名字在闪烁,有时挨得很近也是咫尺天涯,因为我们只有一个ID,其它什么都不知道都不清楚,不知道她的名字不知道她住哪,不知道她从事什么职业,只知道每天我们都在一起。每天就是这样一起在维护这个论坛。
真想不起我们是怎样交往和交流的,但我记得我与她说得第一句话是说:感谢你带我进入这个虚拟的世界。这时我的耳旁有着在他们在聊天室说话时她的声音,柔柔的甜甜的,非常女人的味道。我想她应该是一个女人味很浓的人,或者说是一个很有品味的女人。这是我的遐想。后来的日子证明我的感觉是对的,我想为什么在我身边认识的女人都是那么恶俗和市侩,而纯粹的女人却在天边遥不可及,只能让自己平添一份遐想和爱慕?
真不记得交往的过程,这也许是男人的粗糙,但并影响我对她的整体印象,我们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交谈的,但我们一开始谈就聊得来,我觉得她非常善解人意而且是一个愿意倾听的人,我希望找一个精神的朋友,无疑,她是我想要的那个希望的人。我们的话题渐渐开了深了,我们也渐渐没有了客套,说着自己想说的话。在精神上我觉得我离不开她了。
事实上天邃人愿只是人的一个梦,凡事那么顺就不可能是好事。我喜欢与慧在一起时的那份宁静和宁静中的那份悠然,而她在论坛上是一个不爱闹的女孩子,而我喜欢闹,喜欢玩文字游戏,喜欢与人在文字上感受文字带来的乐趣和快乐。而这个时候我与一个叫风的女孩在文字上较上劲了,那种文字过招的酣畅应该是我想到论坛玩的一个境界,因为论坛本身就是文字,如果不以文字说话,也就失去了玩论坛的意义。我觉得我一直想找到的文字境界在风的文字中找到了,我们玩得非常开心,我也非常投入。如果文字真有什么灵感的话,风是我文字的灵感,与她在文字上的交流才能知道什么是感应,和高山流水的旋律。
而我却享受文字的过程中,根本就没注意宁静与热闹本身就是一对对立面,宁静开始说话了:你喜欢热闹吗?那你去好了,不要破坏我的宁静!
而热闹也说话了:你不想热闹了吗?那多没趣!
我就在宁静和热闹之间,左右为难,我突然感到我的双重性格真不是一种好的性格,我喜欢那份宁静和宁静中的那份悠然,也喜欢与人在文字上感受文字带来的乐趣和快乐。而毕竟,这两种东西不可能同时存在,你要么要宁静,你要么要热闹。而我贪心得两个都想要,这就惹火烧身了。
后来东窗的事发了终于没让我心想事成,我最后什么也没得到。但我仍是想在这两者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因为我爱着宁静,也爱着热闹。
不可妥协的是,我永远也找不到这个平衡点。
无疑,我的行为构成了玩弄感情的嫌疑,慧非常愤怒,她在QQ上给我一封措词非常严厉的信:

今天我看了你的那篇你的天堂文章时,我真切地知道原来在你的故事后隐藏着更多的是对她的爱。只是这份爱没有什么着落,你是一个爱征服人的人,不断地在守侯着她?而我却像个傻瓜一样,以为在你的心中只藏着在网络上对我唯一的感情,但今天却看得很清楚了。
有时候发现自己真的好笨,怎么会轻易相信网络上有人会专一对待自己好呢?可笑的我?
网络其实真的没有必要玩弄别人的真情的,如果不喜欢可以直接地说,这样可能让人更容易接受些,最怕是不清不楚的关系,最伤人的!不知道你看得懂否?只想告诉你,如果真爱一个网络上的女人,在爱她的这段日子里最好善待她,不要处处洒情,这样会伤人,也会伤自己的。如果我把这些告诉网络上的那个女人,可能你就真的得不尝失了!
爱就爱了,别去逞强。
我爱过你,所以能感知痛,因为这是全心全意地在投入。
从今以后,我想我不会再这么傻了,如果真要游戏人生的话,我也会的,并且会做的更好。
最后真诚地祝福你,走就走远些,别离我太近了,我会受不了的。
我讨厌背叛与受骗!做人真诚些不是更好吗?
别再对我好了,那些虚情假意的话我不想再听了,就此罢笔!

看完信,我的心除了痛还是痛。我一下无法明白和理清自己的思绪,网络有情感吗?有那种现实的情感吗?我一下懵了,当精神与现实出现重叠的时候是精神多还是感情多?我竟找不到一种尺度来衡量。这一刻我知道自己在伤害一个人,我觉得应该作出解释,不管我的理由多么苍白和无用,我觉得应该让一些本来东西去抵消一些可能的误会。我在写的同时,慧仍在写,语言出现激动和痛恨,一些言词出现与我想象要严重得多的伤害,我竟写不了所谓的辩白了,我竟一下找不到任何可能让我写下去的立场和耐心,我突然对慧说:你不是说我要找爱吗?我离开这里就什么也没有了是吗?那好,我就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提出辞呈,不在这个论坛就是了!
慧马上回答:不准辞!

我一下冷笑起来,你管得了我的人吗?如果我真的是你说的那种无赖,你能怎样呢?我此时的逆反心理相当强烈,点进论坛就交了辞呈。

再也不去了。
而火头过后,我还是忍不住回去看看。意想不到的事开始发生了。风以为我在前几天与她斗嘴生气了,见我的辞呈,便写了很多挽留的帖子。这下就是跳进黄河也说不清了。事因我起,我应该有所交待才好,而我却不知道怎样说,我一直沉默,我不想把事弄大,我想过些日子大家说完了,这事也就平息了,而事与愿违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带着故事性的文章在论坛出现,没点名,但谁都看得出这是我的事,一个情场老手玩弄情感的骗子形象跃然纸上,字里行间。我的天,性质可谓严重,情节可谓严重,足够砍我一二次头的,好的是在网上,若是在现实,我可谓是抱窜老鼠暴露街头无遗。
而我在屏幕前真是有些心有余悸的,这时我想到故事里的故事的人物,风。我怎样说呢?怎样使伤害降到最低程度?我也只能以文字再来辩白了,我给风写信:

这次事情发生到这个样子是我始料不及的,我感到现实生活中会有情景和情节在虚拟的世界中也是存在的并没有一点逊色。
我真的要反省一下,我到网络世界来是为了什么?
但是我还没弄清我就要退却了,因是我被人骂得很厉害,因为我被人误伤得很厉害。当所有要让人看过明白,要让人问过究竟的时候,我选择了沉默,我还能说什么呢?
我以为:虚拟的世界是不可能有爱的方式存在的。不管开多大的玩笑,大家可以一笑而过。而我确实是一个在感情上不开玩笑的人,我有一个做人原则: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滴水之恩,涌泉上报。我一直以这种方式为人处事,但今天看来似乎大错特错。因为我不明白一种毁灭性的行为因为我而发生发展。我这些天一直在想,我真的是那种让人唾弃的人么?是一个玩弄感情抑或以感情为游戏的人么?我不能找到一种答案,因为我对感情看得很重,因为我对虚拟世界不可能有感情形成定式,而今天你、我、她均以感情为题叙说彼此之间的关系和结果,我似乎明白却又不敢肯定。其实我现在再来说这些已经毫无意义,但又很想说一点感言,因为我不想伤人,不喜欢给人以任何方式和程度上的伤害。
我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在你的文字中,我仔细想了一下自己。我应该是一个我多情而不滥情的人,这句话说出来你可能早已冷笑了。心里想这能由你来分辩么?我不分辨,我只是想说明。如果我错了,我想我只是在感情上显得愚钝,不能敏锐地分辨感情的成分和对象。
就象你曾问过我我有几个好妹妹,我说只有一个。就象她曾经问过在论坛我最喜欢谁,我说我最喜欢你。这就犯了感情的大忌,就象我曾经与慧说过与她在论坛共进退,她在一天我在一天,我觉得她对我非常好,我得涌泉相报就象我曾经对你说过在论坛只有与你在一起才感到文字的快乐和文字的痛快。而这些我真的不知道我有什么错,如果有错我只觉得我不会欺骗,不会通过伎俩去掩饰,不会通过技巧去蒙蔽而已。
而我真的不知道在论坛给人是什么印象,我只是做好自己,这就够了,我不想在网络中得到什么也无从在网络中寻找什么,很纯粹的想法就是以文会友,身心陶冶,这就够了。但突然生出这么多的事非来。好在是网络,如果是现实生活我不得活生生的蒙羞自杀?天地良心,如果真的一开始我就是抱着寻找感情而来,我会显得这样傻和痴?

我不知道我想说什么。我不知道我说这些会有什么用。我只是想说一下,毕竟网络是一个缘,也许一辈子都不会见面,为什么要恨到骨头里去呢?为什么要老死不相往来呢?这是我的初衷,我想解开这个结。
而这个结作为我们当事人是不可能解开这个结的,我想到了论坛另一个好朋友婧,她的人缘好,只有她说话可能有用的。婧愿意帮这个忙,真是太好了,经过她的努力,我们虽然不能摈弃前嫌,但至少可以相安无事。
我又重新回到论坛。但这次回来已经是大不同前了,许多感觉已经没有了,许多的话已经无从提起,我突然间感到论坛对于我来说是如此的陌生,再呆下去只能给自己找不痛快,我决定离开。而在这几个月的文字交流我却喜欢上这种休闲方式,我想离不开网络和论坛,我找到一家比较清静的论坛注册,我想我就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吧,过着自己田园般的生活。
日子淡淡的过,往事开始沉淀。浮着的不愉快的东西如飘萍散了,留下了是相处几个月的快乐往事,和那些真情的东西。想着事因我起,就应该由我来结。怎样梳理这些往事呢?只有不谈情感只谈友情,我想在三个人中找一个平衡点,不管我们今后怎样,我们应该珍惜这一份来之不易的缘,虽然可能一辈子不会相见,但心中能够留存一点美好的回忆也是相识一场最好的结果吧。
这一次,我是真的有那么一点欺骗性的周旋了。
我向慧说:不是我的错,网络惹得祸。
我向风说: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
冰雪消融了,故事应该真正朝美好的方向发展了,但毕竟有欺骗性的成份,相对的平静,并没有给我带来心灵的宽慰和情感的宽容,因为我们心中那个结并没有解开,因为我们毕竟彼此之间存在着情感的伤害。当故事的前因后果都在我们的故事中有了一个清晰的脉络,我们知道,我们不提情感,只是一种自欺欺人,并不会有任何宽慰和宽容。
慧说:我知道你喜欢她,你去找她吧,我不会生气了,能够找到自己喜欢的人,是一生中最大的快乐。
风说:看了她的文章,我知道故事不是因我而起,而因爱而生。如果可能,你应该呆在她的身边,让那美好的时光不在我们这样无端的烦恼中结束。
我在中间,我真切感受两个美丽的女孩的心其实是那么单纯和善良,而这次我真正用欺骗性的方法却看到真正想得到的一种美好,我真切的感受她们对我的指责是对的,是的,网络是虚拟的,而情感却是那么真实。我无意去伤害谁,却让我感到一种被伤害的人是那么捂着自己的痛却想着别人的事。
我无言以对。我真切地感到我碰到两个美丽而优秀的女孩子。而我这时再没办法向谁多说什么。我只恨我生在中国,若是在伊斯兰国家多好,我就可以找四个老婆,这样的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问题在于,这个结我无法解开,问题在于,这个情我无法取舍。
一年过去了,一种轮回似乎让我感到回到起点,窗外的雨一直下,而事过境迁我们再也回不到起点,再也无法找到空白的记忆,因为我得到的正是我将要失去的。
窗外的雨,仍是那么清新和执着,而在雨坠落地上开着瞬息的花时,我的心如那雨花,一种坠落而得到的一种瞬息的美,显得苍白而短暂。
而心中真正的是,有一种痛却无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