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行政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生命中的爱情

上床后,正在缠绵中,脑子里仍在想白天的事,去医院看一位临危的同事。这位癌症晚期的同事,痛得在病床上打滚,她的丈夫啜着泪抱着她,象哄孩子似的唱着《牵手》。我竟一下感动得有流泪的冲动,我感到一种爱融合他们的灵魂,那种深切的关怀和忘我的关怀为一个绝望的人在生命最后一刻得到最后精神疗伤。我突然问丈夫:如果我得了癌症,我最后一个愿望是要你抱我,并且要用歌来哄我忘却不能自己的疼痛,你会吗?
丈夫脱口而出:那多肉麻,我怕做不到。
我的心一下冷下来,我的脑海里突然闪现我迷留之际一种无助的样子和脆弱到对生命的渴望,只想要人抱着记我感到生命和身体存在,不管怎样,那是一种最需要的精神依赖,而丈夫却轻描淡写一生的情感在最后一刻也不能放下他那点矜持。
结婚十年,每天忙忙碌碌,直到前几天把孩子送到寄宿学校读书,才发现自己已经匆匆过了十年,突然发现十年前爱我与另外一个男人拼命的丈夫一下这样的陌生。我突然在丈夫的肩上狠咬一口,丈夫不知所措。我说痛吗?丈夫说人有神经当然知道痛了,你难道没有神经?
我对丈夫的幽默却笑不起来。是呵,我是有神经。我无法设想和体验的突然让我对情感一下这样敏感和渴望。十年前的那些浪漫和幻想弥久不散的温馨现在有着一种更深沉的内容在我血液里流动我的生命?我曾对丈夫唯一的要求是爱我要一直白了头。我对丈夫说知道痛就好,我要你对你刚才的话付出痛的代价。
第二天,我神秘失踪了,不告诉任何人我去了另外一个城市的同学家。同学对十多年没有联系的我的到来当然惊喜,我说我出差来这玩几天。每天同学陪我逛商场、座咖啡厅,聊着大学时期的故事。第三天我还是忍耐不住打开手机,爆了的短信尽是丈夫的留言。我一条一条读,漫不经心的询问、急不可耐的寻找、切夜难眠的思考,我的脸上可能有一丝笑容。第二天我又打开手机,留言尽是歌名,你快回来、你怎么舍得我难过、一路上有你。我告诉我的同学我出来的目的,同学一脸惊愕,你怎么这样孩子气呢?
我说我孩子气吗?我要让他有一种失去我的感觉。这天晚上我和同学一直聊着。一会笑一会哭,一会吵一会抱。挤在隔壁孩子房间里的同学丈夫时不时来敲敲敲门,最后也加入进来形成对话形式,最后总结陈词:爱情需要培植,爱情需要呵护,爱情不需要敲打。最后同学丈夫恳请我到隔壁房间去睡。他说:“今晚的聊天,让我感到一种被忽视的感情在心里涌。”
我把房间留给了本是他们俩的空间,我躺在隔壁房间,想着丈夫。
我打开手机,读着最新的留言,留言尽是我十年前常在丈夫面前吟读的李商隐的无题诗。竟泪水涟涟。我问自己我这是干嘛呀。
我忍不住打通丈夫的手机,我听到火车的节奏声。我问丈夫:“你在干嘛。”
他仍是那么稳重的样子,不急不火地说:“我在找你。我按照你的电话簿里的有关地址正在一个城市接着一个城市找你,直到找到你为止。”
我说:“你也不问我什么?你不问我在什么地方吗?”
丈夫真不能象我这样性情中人,他很平常的语气,他说我现在问你你又会告诉我你在哪里?我一下哭了,我怕惊醒同学的孩子,我跑到阳台上,尽性地哭起来,我似乎回到十年前,我感到我又开始恋爱了。我突然发现丈夫仍是那样,只不过在时间的流失中我没能感觉那一种永恒的东西如空气一般,我又打通电话告诉丈夫:
“你找吧,我知道我错了。”
我听到火车在铁轨上发出那种单调而又亲切的声音。
分享到:

上一篇:我看不到风的痕迹

下一篇:为了忘却的纪念

评论 (1条) 发表评论

  • 心声 (游客) : 爱情需要培植,爱情需要呵护,爱情不需要敲打。

    2009-07-24 18:47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