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行政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网络 今夜请将我遗忘

我到网络上,只是喜欢逛几个大网站,看看当时新闻。或者看看有生活情趣的文章。
后来看到一个网站开辟一种游戏虚拟夫妻领baby。我眼睛一亮,真是有生活情趣。能体验一下现实生活以外的夫妻生活可能真的有趣,我想也没想就注册,游戏挺有趣的,注册会员自由选择夫妻,然后领养一个baby,从出生到大学毕业算完成任务,抚养费可以由一个人承当也可以由双方承当,由手机付费一元现金兑换一百元虚拟币。我想好了我要一个女儿,但我得先找一个妻子,我从女会员中得选择一个妻子,我一看傻眼了,几千个名字我怎么挑啊,在现实生活中有这么美的事就好了,想怎么要就怎么找就不会找一个总感到有很多不满意的妻子了。我觉得这个想出虚拟家庭游戏的人真该得诺贝尔奖金,让不能在现实生活中得到的东西在网络上可以过一把瘾。我最后把目光锁定在一个同一城市的女孩子名字上:“蓝调格格”。名字怪怪的,不知道性格怪不怪。不管了,就她了。我提出配对请求,点击发送,完成!我等着对方的意见,没有一秒钟,有信号了,我心里美滋滋的想,现实生活有这么快和顺畅就好了。可打开一看不是我要配对的,是一个叫“夜的黑”的女孩子提出与我配对,呵?我有这么抢手吗,在现实生活中有这么好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但我却在等格格的信号,我想又不能对“夜的黑”没有反应吧,情急之中我就说我已经与她人发出配对的请求,我不能答应你了,对不起。“夜的黑”马上又回了信,说:“没关系,感觉你是一个很真诚的男人,我就与你配了。如果对方没有答应你,你就联系我。”
我真是艳福不浅呀,还有一个在等着我。我突然对这个“格格”有点烦躁了,玩什么矜持呀,再不现身我可要移情别恋了。再等10分钟,再不出现我就“卡嚓”与你断,别说夫妻没得做了。没到10分钟,这个尊贵的格格终于出现,给了一个短信:“可夫,在吗?”
叫我吗?哦,对了,我注册的名就叫可夫。意思是我可以成为别人的丈夫,谁也可以成为我的夫人。我马上给了个回应:“喳,奴才在。”
我本来想幽一默,发送后才有点觉得荒唐,一个小太监怎么可以与格格玩夫妻游戏呢?我马上又给个信息:“为夫在!”格格似乎没有理会我不想当太监想做丈夫的变化,与我商量到孤儿院领养孩子的事,关于孩子取名的事,我说这些事你定吧,我挺大度的样子显得自己多随和多尊重对方。其实我对操作不懂,怎样领养孩子的程序我没去看就与“夜的黑”在瞎侃。格格申请了小孩,并说:“我想给孩子取名叫可可。一是从了你的姓,二是叫起来挺亲切的。你看怎么样呵,老公?”
一声“老公”叫得我心直发颤,一种酥直麻到我的手指让我半天没晃过神来,我赶紧起来喝口水,才在屏上敲出:行呵,就这样了,我的爱妃。
这边张罗好一个温馨的家,我还得回那边呀,那边还在等我的回音了,我给夜的黑回话说我不能与你成家了,我说我下辈子有缘再与你成比翼鸟吧。我发出这几个字觉得心里在流血。而夜的黑的回话我更想流血,她说:可夫,不怪你的,你没有错,只是我晚了,这是我的命。我早想好了,如果你不能来,我就一个人哺养小孩子了。
我竟有些感动得想伤害,我说你可以在待配的男人中再选一个的,你这样对我这个素昧平生的人这样好,我却不能投桃报李。她说:我是信命的,我相信最初的就是唯一的。有时间就到我的家来坐坐。为什么对你好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感觉你是一个忠诚的人,你没有欺骗我我就觉得你好。
多性情的人,而我却辜负了她,我突然间感到我干嘛要想也不想就注册呢?如果想一下我就与她时间刚好合拍了,唉,而我却不能同时拥有两个家庭,程序规定了。
我开始了虚拟的家庭生活。
我天天守在宝宝身边,看她在摇篮叼着奶瓶蹬着脚,甚是可爱,我在屏幕前心里叫着:可可,叫爸爸。可可,你生在贵族家庭,你以后也是一个格格。游戏很有趣,兑换虚拟币可以为自己的孩子买衣服买玩具,还可以玩游戏为孩子攒积分,每天要为孩子的智力开发、情感培养和性格修养买积分。我做完必做的程序后就在游戏中玩游戏为孩子攒积分,我玩得最过瘾的是推箱子,过一关就能为孩子积两分,我就玩命的推,有时候一天能过几十关,但后面越来越难了,过一关得把脑袋想瘫痪。好不容易给宝贝攒了几十分,挺有成就感的给老婆留下短信:格格,我做丈夫和父亲可是尽心竭力了。我每天干苦力的干活,你的什么的奖励?
第三天接到格格的懿旨:可夫,你为孩子攒积分,可算是苦中有乐,因为你玩了游戏。但你每天攒的积分还不够系统管理扣除的分,孩子没有长大,反而缩小了。每天都是我在照顾孩子,我现在在现实中可是兼职二份工作,晚上累得要命,你要有时间晚上起来照看一下孩子。
我明显感到格格有怨尤的语气,我这才好好看程序规定,我的天,每天晚上三点钟还要为小孩完成一次照看,否则就要扣积分。我忙去夜的黑家里看看她的小孩怎么样了,天,她的小孩已经在幼儿园了,而我的小孩还在摇篮里叼着奶瓶。没办法,我只好晚上三点钟从暧融融的被窝里爬出来为小孩的积分作程序上的照看,有时实在起不来,就让积分给扣了。我只好起动闹钟,到了三点闹钟叮铃铃把我和夫人全闹醒了,夫人瞪我一眼,喝道:“有病呵你!这个时间闹?!”我忙向现实的夫人赔不是,闹错了,时间校错了。等夫人又睡了,轻手轻脚起来打开电脑为虚拟baby攒积分,我一边操作一边骂这个该杀的程序员,怎么这样损呢?不能做点轻松的活儿,我象做贼似的隔壁夫人一个翻身吓得我直哆嗦。还得什么诺贝尔奖呢,只能得最低智商奖!
忙完了照看睡意全消,就在网上遛达,也到夜的黑家里去看看,有时就碰到她也在,我就向她打招呼,还献殷勤给她小孩汇出金币让她给孩子买衣服和玩具什么的。夜的黑就说声谢谢,说以后孩子长大了就要她叫你干爹。我心里甜滋滋的。说完网络上的事,意犹未尽,也说到现实。夜的黑问我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一个好丈夫吗?我说是,我说我几乎就是一个家庭机器,一天三餐就玩命的赚钱供养家庭。她问我是干什么职业。我说只是一个普通公务员,很普通的那种。她说有你这样的丈夫应该幸福的,你的妻子一定很幸福。我说我尽责尽力为妻子幸福,因为她答应要嫁给我的最后要求是要我一辈子对她好,而我答应了。她问我为什么有这样幸福的家庭还玩这样的游戏?我却答不出当时想都没想就玩上这个游戏的理由。我就把这个问题推给她,我问你呢,为什么要玩这个游戏。她说:“因为我的孩子没了。”
“怎么回事?”
“打掉了”
“为什么???!!!”
“因为他不敢要。而我却得想要。”
天!哪有这样的丈夫,太无人性了。我说:“你没有坚持吗?你们还没准生证吗?你们还没结婚吗?”我把可能性全提出。
她很久才在屏幕上打出回答:因为我爱上了一个我不该爱的人,他给了我一个很大的家,却是空的,我每天在这等他,我希望有自己的老公和孩子,我现在特想!尽管我现在只有20岁。
我的天!一个多情的人却遭受无情的现实。我正想劝她放弃一种虚华的生活,夫人在隔壁叫起来了,你在干嘛?吓得我忙离开电脑回到床上抱着半梦半醒的夫人,心里却想着夜的黑。
第二天吃晚餐的时候,老婆不紧不慢的问我最近是不是有病呀,我说没呢,好好的说病干嘛。老婆又问那你天天起夜上卫生间为什么不在睡前收拾好。我说晚上多喝了些水,以后注意了。老婆把筷子往桌上一放,喝道:“你少跟我装!我都瞄上你几天啦,一到晚上就在电脑前傻瓜似的笑,你是不是有网上情人了?”
我吓得差点就用饭给噎死了,我忙做委屈状说没有这回事。
老婆阴阴的眼又瞄我半天,说:“没有最好,要是被我发现你有不轨行为我就在你睡得象死猪的时候用剪刀剪了你的凡根!”
我下意识用手捂住下身,心里嘀咕着:你不要性福了?
现实老婆凶神恶煞,网络老婆却突然间变得温柔可人。蓝调格格很久没有亲昵地叫我老公了,突然很亲切地叫我老公,你最近辛苦了。
我装着挺洒脱的样子说没事,照看孩子是我应尽的责任。
格格说:老公,你看孩子已经上高中了,要给他在大学选择专业了。你看读什么专业好呢?
我说:你决定吧。
格格马上说:我要孩子读军校。
我说:哪有女孩子当军人的,我喜欢孩子读艺术专业。
格格说:你说由我决定的!我就要孩子读军校!因为我喜欢飒飒英姿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女孩子。因为我就是父母反对才没读上军校,完成当军人的梦。我就要我的孩子完成我的梦!
我就反驳她:你不是说虚拟世界不掺合现实问题吗?不准问你虚拟以外的事吗?你现在掺杂现实问题,你犯规了。
格格说:你以为我玩虚拟家庭是无聊呵?我就是带着这样一个想法才玩的。你别提我叫你一声“老公”有多肉麻,我在现实中还没找朋友呢!你不答应我也要我们的孩子上军校!
我说;既然你说是我们的孩子,我总该有一点参政议政的权力吧?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同意你的想法。
格格说:什么问题?太涉及隐私我有权不回答。
我想起夜的黑,格格说没有男朋友怎么想着玩这游戏,仅仅是自己未圆的梦?我问:“你喜欢孩子吗?”
格格说:我不知道。我只想经历一下家庭的感觉。因为我感到生活太累,我可能不会结婚,因为我是在父母吵架声中长大的,我害怕那种生活。我索性多说一些,我现在还是学生,我现在已经准备多赚钱足够自己生活,然后周游世界,然后一个人到老。
我突然间想说夜的黑的故事,我就与格格说了,她静静地听着,只是在屏幕上不断打着“嗯”字,我说完了。
很久格格发来信息:你告诉她,我想找她聊聊。
日子过得很快,孩子已经毕业了。我和格格参加可可的毕业典礼,这个家庭在典礼后就不复存在了。典礼是在晚上三点举行,程序设计可能也是煞费苦心作最后一次考验父母的爱心。我和格格约好一定参加孩子的毕业典礼。
典礼完后,可可上军校去了,屏幕上只留下我和格格,我们作最后的对话。
格格说:你是一个称职的父亲,希望你在生活中过得好。
我说:你不想知道我在生活中的情况吗?
格格说:不想。
我说:毕竟夫妻一场,不能给我们今后留下一点什么?比如我们之间的通讯方式,比如手机什么的?
格格说:我非常感谢你与我完成我的一个梦,但我真没想过把这个虚拟生活带到现实中来,不要说我无情。我现在没有任何信心和勇气去接受自己以外的任何人。随便告诉你,我与夜的黑那天聊了一整天,她愿意与我在我毕业后和我一起走。
我说:这是一件高兴的事,也许是我玩这个游戏最意义的事。
格格说:我本来对参与这个游戏的男人心存鄙视,但对你可能有那么一点宽容,因为你还象个男人。再见吧,最后叫你一声:老公。
格格没有任何犹豫下线了,我怔怔看着屏幕。
晚上三点钟,夜黑得极静,我突然间感到夜黑的可怕。一连二个月,我为了晚上能照看孩子,一直没关过电脑,每天都想着电脑。但突然感到今夜的电脑毫无意义了。我挪动鼠标,启动关机,电脑黑了,房间黑了。我静静坐在书房,慢慢融化在夜的黑中……
分享到:

上一篇:为恋而爱

下一篇:

评论 (1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